网络很浅`孤独很深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有些东西,你可以日日夜夜与之相对.但其实,你只是在消磨―消磨时间和孤独. 像浮在水面的泡沫.太浅,所以无法触及灵魂. 我说的,可以是网络. 初见时繁华耀眼,然后光影散尽,感到厌倦. 有天早上突然发现,我拥有很多邮箱,但是没有人给我写信.我和很多不认识的人聊过天,但是我想不起来聊过什么.我到很多地方注册了会员,但是忘记了密码.我厌倦网络,是因为它太复杂. 在网络上,你可以去看,可以去想,可以去记忆,可以去相信,但是不要试图去拥有.那是一个虚无的世界,没有什么东西真正属于你. 一直以来,我去过的网站,只有可数的几个. 通常打开电脑,没有新的邮件,于是叹口气,放上一首歌,去看文章.自己的,别人的.有的时候会发一个帖子,大多时候只是看,心里暗暗点评,但不说话. 网上有太多地方可以去,有太多事情
影夏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拥有大学文凭的真正含义是好找工作,而找工作的真正含义是给别人打工。因此,大学文凭实际上是加入打工族的特别通行证。没有大学文凭的真正含义是不好找工作,不好找工作的真正含义是逼迫自己创业当老板。因此,没有大学文凭实际上是进入老板序列的特别通行证。
主观与客观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马路拐弯的时候思想也跟着怪一个弯脚步就不会停下来绿等亮了以后思想也跟着一亮人就可以放下心来朝前奔了主观是水而客观就是河床
思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做人,对我来说最大的体会,就是被不断地强奸。首先,强奸我的是文字。文字,这个在许多人眼里在许多辈人眼里很神圣的家伙是很流氓的。我八岁大的时候被家里的大人硬拉到学校里接受它的强奸,直到十五岁,我再也忍受不了了为止。我被它强行灌输了许多横七竖八的笔划很多的所谓天经地义的道理,它把我和天真自然生命趣味的距离拉得愈来愈远,我被它不断地强奸着,我由一个天真活泼的人,慢慢地被它折磨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困兽。我为什么要和其他许多人一样承认它在社会存在的合法性呢?它是被人为地捏造出来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和其他人一样把他奉为生命的基石?我由怀疑到憎恨,这个家伙是不真实的,它是被人捏造出来的,不是像人一样被天地生长出来的。我不满它的存在,因为我也是个人,我有自己独立的人格,我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词曰∶ 黑发难留,朱颜易变,人生不比青松。名消利息,一派落花风。 悔杀少年,不乐风流院,放逐衰翁王孙辈,听歌金缕,及早恋芳药。 世间真乐地,算来算去,还数房中。不比荣华境,欢始愁终。 得趣朝朝,燕酣眠处,怕响晨钟。睁眼看,乾坤覆载,一幅大春宫。 这一首词名曰《满庭芳[1]》。单说人生在世,朝朝劳苦,事事愁烦,没有一毫受 用处。还亏那太古之世开天辟地的圣人制一件男女交媾之情,与人息息劳苦,解解 愁烦,不至十分憔悴。照拘儒说来,妇人腰下物乃生我之门,死我之户。
失眠的夜晚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书上说,去实现点什么吧,那样你能不朽。我也想,可是我不想不朽,我只想去实现点什么。我本一凡人,只想过一个凡人该有的普通日子。普通的日子里也理应要有一个普通的睡眠。可是昨夜,我失眠了。 其实这样的失眠夜,有过很多次。犹这一次,时间有点长。 刚开始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妄想像往常一样数着绵羊渐入梦中。可是这一次,不管数了多少次,总是半途中忘记了数到多少,只好一次一次的从头再来数起。重复了几次后,还是无法入睡。于是这个枕头上换那个枕头上,不行。因为心里莫名其妙的一直是慌的,脑子里,一直是乱的。一会这个钻进来,一会那个跳出来。强迫自已不去想,下意识地去抑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跑进脑子里。依然不行。 万般无奈,只好给朋友发了一个信息,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帮助。他回言说
艺术者的视角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几年,每次拍作品,都要求自己有新意,立足于“超越”。“超越”包含三方面;一、超越生活——创作不是重现生活、不是生活的复制,而是生活的改写,超越生活;超越现实;二、超越他人——包括超越前人及同时代的其他人;三、超越自我——要敢于否定自己,拍一部作品无论题材、技法和观念上,都要不同于自己以往的作品。 自我
俗人的行囊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俗人言者,一俗在心,二俗在装 装俗是标,心俗是本,如尔我者,标本如一,就如同一个俗人的行囊里装的都是俗人的东西,没有绿洲一样闪亮的追求,没有冰雪一样聪颖的构想,没有火山一样喷薄的激情,没有波澜一样壮阔的胸襟,俗嘛,总要俗的彻底,从精神到物质,一个是醉眼惺忪的呓语,一个是砧板切肉的真实,一声吆喝,竟然从四年的大学生涯中走了出来 若是谈点具体的追求,莫不如说是欲或望,需或求,工作了,成人的那一套,社会的那一套,我俗并继续深化着俗的根子 爱情嘛,裴多斐说了,比生命要宝贵,看来我们人这一生呀若非为了那虚无缥缈的自由,就是追求这个不食人间烟火也如醍醐灌顶般痴迷的魔咒了 可裴多斐毕竟不是俗人,除了那可有可无的鸡生蛋蛋生鸡的自由怪圈,于爱情,我们何曾多想?! 我是个俗
关于唯物历史几个有趣的争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1什么是历史的真实(黄巢的真实面目)----摘选 唐末食人考   在原始蒙昧时代,或封建社会的早期,以及现在还处于野蛮状态的未开化部落里,用活人作为祭祀品,然后分而食之;或将掳掠俘获的敌人,杀来吃掉的习俗,是屡见不鲜的。      这种食人恶俗,至今还流行于西非和中非,及南太平洋群岛。据说,苏门答腊的巴塔克人,在由荷兰人完全控制以前,还在市场上出售人肉。而打了胜仗的毛利人,将战斗中死去的人的尸体切碎,摆出人肉宴席,也是常见的。但是,社会进入文明状态以后,这种骇人行径,已普遍被视为反人类的罪恶。      中国虽称作文明古国,但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却一直有持续不断的不文明的食人记录:   <管子·小称>载:"夫易牙以调和事[齐桓]公,公曰:‘惟蒸婴儿之未尝。'于是,蒸其首子而

zdwanshui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